当年让曾国藩铩羽而归的难题今天通过协商解决了

“哥哥你放心,到时候俺们把老砦土地上的龙固人请到一起,还在协商议事室见。”石怀涛爽快地答应下来。“过去,我们两家遇事总是对抗,现在是商量。”石怀涛说。他和张文全有时互称职务,更多的时候则是兄弟相称。

张文全说的那块土地属于老砦镇,承包给了龙固镇的人经营,土地上的水电气,有的属于山东,有的属于江苏。这样的情况在这里并不鲜见。江苏沛县、山东鱼台县、微山县同处微山湖畔。土地“插花”,河湖共壤,三县附近是全国至今唯一没有完全划定省际边界的区域。清朝同治年间,曾国藩就曾来此地处理区域矛盾,却铩羽而归。由于谁也不能拍板,直到几年前,这里仍然时常陷入“小问题拖成烦”的尴尬局面。

2019年起,徐州市大力推进基层协商民主建设。与此同时,济宁市也开展了这项工作。沛县、鱼台、微山三个接边县应势顺时,三方分管这项工作的县政协主席互相走访、多次协商,尤其是接边镇的内部协商议事,效果不错,便决定将民主协商从内部推广运用到接边地区。

一番协商后,沛县、鱼台、微山三个接边县很快商量出联合建立接边联合协商议事会的方案。

“协商议事室的选址也是精心考虑。如果建在镇政府,就显得太‘硬’,毕竟划界未定。我们就选择放在镇文化站。我们虽然分属两省,但是同文同源,说着一样的方言,一起用独轮车推出了淮海战役的胜利。共同的文化记忆,有利于形成共识。”龙固镇党委宣传统战委员尤志文说。

“而且这里离老砦镇也很近,我从老砦镇政府开车过来不到5分钟。”老砦镇党委宣传委员冯程程说。

2019年10月12日,龙固镇和老砦镇的首场接边协商举行,议题是拆除沿湖违建码头。“边界犬牙交错,码头业主的供电、土地等手续有的是江苏的,有的是山东的。取缔难度很大。按照民主协商程序,经过多轮反复协商,我们就违建码头的断电、断路、吊销营业执照等达成一致标准并联合执行。”龙固镇副书记、协商议事会召集人郝敬林说。

码头拆完了,协商议事还在继续。今年7月20日,龙固镇和老砦镇再次就码头复绿问题协商。最终形成统一绿化、各自管理、不得私伐的共识。如今,林地已经披上绿装。

接边联合协商开展以来,在镇级层面,仅龙固镇与鱼台县老砦镇、微山县张楼镇、南阳镇就召开了联合协商议事会议20余次,稳妥解决了河道治理、道路修铺、项目用地等一系列涉边问题。在村级层面,污染防治、秸秆禁烧、湖田承包也是接边协商的热门线月间,沛县政协主席郝敬彬先后带队赴鱼台县政协、微山县政协当面交流。经过三家充分协商,联合印发《关于创新接边联合协商机制开展接边联合协商的指导意见》,搭建了县、镇、村三级联合协商议事平台,成立县联合协商议事联络协调指导小组,由三县政协秘书长任联络员,负责协调推进联合协商工作。在接边镇建立联合协商议事工作室,由镇政协工作召集人任工作室主任;在接边村建立联合协商议事工作站,村(社区)党组织负责人任工作站站长。

三县政协还议定了联合协商议事规则,构建了信息联通、协商议题联审、协商成员遴选联商、协商结果联办、实施过程联调“五联”机制,推动接边联合协商深入开展。

“接边联合协商将过去自发的协调工作,变成了规范的协商工作,对化解矛盾隐患、推动区域发展非常有利,这也是大势所趋。”张文全说。

从协调到协商,从握手到合作,接边地区已不再满足于“百年恩怨化和谐,微山湖上静悄悄”,又向着“接边联商铺彩桥,湖西老区唱新歌”迈进。

“接边地区发展的框架和蓝图已构建好,只有发挥资源共享、优势互补等优势,才能在省际‘插花’地里画出合作共赢的最大同心圆,在大运河畔共筑和谐梦。”沛县县委书记吴昊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