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路交通伤害是我国14岁以下儿童第二杀手

“我国1~14岁儿童死因排序中,道路交通伤害排在第二。我国每年有2.2万名0~17岁未成年人因道路交通事故致死、致伤。也就是说,每个小时约有3名未成年人因道路交通事故死亡或受伤。”8月27日,北京儿童医院急诊科主任王荃在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举行的儿童乘车安全媒体研讨会上,介绍了道路交通伤害对我国儿童生命安全的威胁。

暑假是儿童道路交通伤害高发期,王荃告诉记者,刚刚过去的这个暑假,北京儿童医院急诊科收治了多例在道路交通伤害中受伤比较严重的患儿。

北京儿童医院急诊科曾对2014年1月1日到2016年8月31日的126例因创伤性颅脑损伤而需要急诊留观或住院的孩子进行了分析。王荃解释说,所谓的急诊留观或住院,就是说这些孩子受伤重,需要继续观察,因为伤情有可能进一步加重。

导致这些孩子创伤性颅脑损伤的因素中,排在第一位的是坠落和摔伤,大概占51.6%,而道路交通伤害占42.9%。王荃介绍,新加坡2011年~2015年儿童创伤性颅脑损伤首位因素是坠落和摔伤,占71.8%,道路交通伤害仅占11.7%。

北京儿童医院急诊科的调研数据显示,道路交通伤害导致的创伤性颅脑损伤儿童中,54%是机动车内乘客,37%是行人,9%是摩托车/自行车/电动车乘客。值得注意的是,1岁以下的创伤性颅脑损伤儿童全部是机动车内的乘客。所有车内的创伤性颅脑损伤儿童无一例安装儿童安全座椅。

王荃说,这些数字在医院都是血淋淋的例子。她不久前收治了一名1岁多的患儿,妈妈开车出行时发生了追尾,奶奶坐在副驾驶位上抱着孩子。车祸发生时奶奶当场死亡,孩子的头撞到了前挡风玻璃上,受重创,颅内出血。“孩子最后是活下来了,但是可以想象今后的生活质量是什么样的”。

当天,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进行了一场碰撞实验:一辆新车以50公里的时速与前方墙壁碰撞。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有限公司检测认证试验部碰撞试验研究实车碰撞室主任张向磊指出,以这个速度发生碰撞的汽车里,体重10公斤的孩子瞬间变成300公斤重,家长根本不可能在车祸发生的一瞬间抱住孩子。

如果没有安装儿童安全座椅,乘车的孩子一般由家长抱着,年龄大一些的孩子会自己坐,有些孩子连安全带可能都不系。张向磊说,目前,车辆的安全带都是为成人设计的,即使可以调节也无法适应孩子的身高,因此,孩子如果系车内成人安全带,那安全带正好卡在孩子脖子的位置,非常容易导致孩子在车祸发生的瞬间窒息。

孩子如果坐在副驾驶位上,弹出来的安全气囊是对孩子的另一个潜在威胁。虽然安全气囊只是薄薄的一层气袋,但是张向磊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气囊弹出来的速度高达300公里/小时,对孩子的伤害是致命的!

王荃就遇到过一位被安全气囊击伤的孩子。孩子的妈妈出差,爸爸为了方便照顾还不到3岁的孩子,就把他放在了副驾驶位上,当时孩子想喝水,正在开车的爸爸低头去拿水杯,没想到在此时发生了连环追尾,安全气囊弹开直接撞击到孩子的面部。“送到医院时,根本不知道孩子长什么样子了。”当孩子母亲赶回来的时候,父亲连声说“对不起”“我不应该”……然而撞击给孩子造成的伤害无法挽回。

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处疾病控制协调员施南在会上指出,道路交通伤害不是真正的意外事故,是完全可以避免和预防的。根据世卫组织提供的数据,使用安全座椅可以减少54%~70%的婴幼儿交通事故死伤。

目前,我国上海、深圳等地出台了地方法规,要求强制安装儿童安全座椅。据中国疾控中心慢病中心伤害防控与心理健康室副研究员耳玉亮介绍,通过对上海和深圳两地儿童安全座椅地方条例出台前后数据的对比发现,儿童安全座椅的拥有率、使用率均有明显提升。

耳玉亮表示,2018年,在上海和深圳有私家车且有0~6岁儿童的家庭中,儿童安全座椅拥有率分别为80%和64%,但使用情况却仅为62%和48%。

“1岁以下的儿童安全座椅的使用率是最低的,而恰恰这个人群最需要安全座椅的保护。”耳玉亮解释说,超过40%的家长不使用安全座椅的主要原因是孩子不想坐,约1/3的家长不购买安全座椅的主要原因为孩子乘车机会少。

张向磊认为应该从小就让孩子坐儿童安全座椅。“从他第一次接触汽车开始,就让他知道那个位置是专门为他准备的,从小培养孩子这样的习惯”。

王荃建议通过全国立法的方式来强制推行儿童安全座椅安装。耳玉亮曾经对上海、深圳的家长做过调查,3/4的被调查家长赞成为儿童安全座椅进行国家立法,而不是小范围的地方法规。

然而中国国情的复杂性也是不能忽视的。王荃展示了一张全国各省(区、市)道路交通伤害死亡率的分布图,这张图显示,相对发达的东部地区道路交通伤害死亡率是最低的,中西部欠发达地区的道路交通伤害的死亡率较高。

公安部道路交通安全研究中心宣传教育研究室助理研究员赵文松表示,在一些欠发达的农村地区,光超载问题就很难解决,很多时候并不是安全意识的问题,而是因为当地的运力等基础设施满足不了广大群众的需求,因此防范道路交通问题其实是系统、全面的工作,无法一蹴而就。(记者刘昶荣)

2022年7月9日,江苏省宿迁市骆马湖畔,蓝天白云与秀美的风光交相辉映,不少市民游人在湖畔休憩、游玩。近年来,宿迁市贯彻绿色生态发展理念,全力打造江苏生态大公园,使当地群众的获得感和幸福感持续增强。

2022年7月7日,在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喀什地区麦盖提县土陶厂,包括山东省日照市的黑陶艺术家秦慧敏(左二)在内的9名制陶匠人与当地土陶厂技术人员进行陶艺交流。自第十批日照援疆以来,文化日照润疆行先后15批次245人走进麦盖提县,开展形式多样的交流活动,促进两地社会经济、文化的交往

2022年7月5日,小暑将至,云南省丽江市各地农民抢抓农时,加强农作物田间管理,进行除草、施肥、修剪等农事活动,为丰收打好基础。

2022年7月5日,盛夏时节,位于祁连山北麓的山丹马场绿草如茵的草原上,牧马人放牧途中扬鞭催马,奔跑的马群现万马奔腾美景

2022年7月4日,在湖北省咸宁市通城县关刀镇关刀村千亩高效种养技术示范田中,许多只白鹭在此结伴飞行、聚集嬉戏、栖息觅食,呈现出自然和谐共生的美景。

2022年7月1日拍摄的江苏南通狼山国家森林公园和长江南通段沿江日出时分美丽景色

近年来,浙江省宁波市在加强城市基础设施建设过程中,以减污降碳为抓手,大力推行绿色低碳发展、深化污染治理、强化生态保护、完善治理体系,在沿江两岸、湖边和山坡植树护绿,修建体育公园、健身绿道、休闲娱乐场地等,努力绘就现代版富春山居图宁波画卷,切实解决市民健身、休闲和娱乐需求

22年7月2日,甘肃省张掖市甘州区2022全民健身健步走暨奔跑吧·少年彩虹跑活动举行

近年来,薛城区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理念,加大环境整治力度,让市民家门口的公园成为城市的天然氧吧

每逢墨竹工卡县小油菜花开时,金黄的小油菜花和翠绿的青稞相交融,织成了一幅幅美不胜收的天然画卷。

近日,“巅峰—2022·上海总队”武警特战侦察比武在上海市郊某地拉开战幕

近年来,日照市聚焦产业强市,重点打造以整车及核心零部件为龙头的千亿级汽车产业链,加大技术改造投资力度

甘肃陇南市武都区千坝牧场绿草如茵、牛羊有序放养。近年来,该地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理念,大力实施天然林保护、草原还林还草、河湖保护修复等生态工程,生态环境持续改善。

盛夏时节,遵化市的夏收夏种工作已经结束,农民抢抓农时进行农作物管护、苗圃修剪等农事活动,田间地头一片忙碌景象。

福建德化举办高考志愿填报线年高考志愿填报线上咨询公益活动在德化县融媒体中心演播室举行

2022年6月24日,江苏省淮安市复兴镇朱庄村一片近200亩的玉米地迎来丰收。该村种植的玉米全程采用滴灌喷灌和水肥一体化管理。玉米外形小巧玲珑颜色金黄,颗粒饱满口感香糯,下一步将推广规模化种植,促进农民增收致富。

中国邮政发行《水电建设》特种邮票。该套邮票由中国三峡集团共同参与策划,全套2枚,全套邮票面值为2.40元。